来源:足球报

  文/波兰 春光大好,足球界的著名人士,有的忙着去吐槽,有人的着去参观。

  去吐槽的,是范志毅,也被吐了槽,“时间不多”的中国国足,再次出圈;去参观的,是郑智,他和老国脚吴群立去了广州的华师附中,参观校内足球训练比赛,为小球员加油鼓劲,同时为华附的AI足球站台。

  《吐槽大会》是娱乐,范志毅下行,带着中国足球的各种娱乐精神,想要“唤醒更多人对中国足球的关注”;AI足球是未来,郑智上行,高度赞扬了在足球领域引入AI技术的必要性和前瞻性。

  都是好事。但,在上行和下行的中间,具体的事情该怎么做?

  就比如所谓的AI足球,在足球训练和比赛中引入电子数据记录,并根据一定的模块制定有针对性的训练教案,这一点都不新鲜。在超级电脑已经攻克国际象棋和围棋的时代,在云技术已经成熟到每台手机ID的时代,记录一场比赛每个球员的各种数据,完全就是小菜一碟。新鲜的是,所谓理想的模块该如何建立?

  比如,从A球员的比赛数据得出,他跑动距离和冲刺跑全队最高,但他的有效进攻和有效防守数据,却在队内偏低,很显然,这名球员很勤奋,但效率却很低,在情景判断上存在很大的选择性错误,用白话说,就是这名球员在场上多数时候是瞎跑。

  我关心的是,这个时候,AI模块,如果有的话,该如何教会这名球员跑对地方,有效地把自己的跑动和冲刺用到进攻和防守中去?

  1997年,超级电脑“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卡斯帕罗夫。2016年,超级电脑AlphaGo战胜围棋李世石、柯洁。AI的只用了20年的时间,先后攻克了人类最艰深的两项棋类运动。但在“情绪”、“情景”的相关领域,不可枚举性却是AI很难跨越的禁区。不可枚举,就意味着不能完全计算,也就意味着没法建立模块。没有模块,就没法有规范和行动。所以,回到刚才的“瞎跑的A球员”,至少在目前,AI程序,只能告诉他,他瞎跑了,但无法告诉他,到底该怎么跑。

  那谁来教会A球员该怎么跑?只能是教练。而且是靠谱的基层教练。但真正的问题就在于,我们不缺流量,我们不缺算法,我们甚至也可以说不缺想踢球的孩子,但缺真正能教踢球的教练,尤其是基层、青训教练。

  现在我们都在谈论10年金元足球的散场,这是职业俱乐部层面的,但在更复杂的青训层面,我们却无法估量大投入后又撤退的财力和人力会引发如何的连锁反应。足校、青训机构、经纪人,倒掉消失的难以统计。但有一点,或许多年后,我们会感慨一句,当年那么好的时机,没多培养一些高素质的基层教练,真不该啊。

  球员需要养,教练同样需要养。会踢球的,退役了,未必就会教人踢球。否则,贝肯鲍尔不会在德国青训改革中,第一条就是狠抓青训教练的数量和质量;而克鲁伊夫也不会在晚年回归荷兰后,亲自开起了青训教练培训班。而在中国,从国脚到教父,真能做出成果的,近年也仅仅徐根宝一个人。话说回来,徐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仍得靠自己扛旗崇明,这么多年,经他手带过的一线队和青训教练几无有成者,这难道不正说明,好的一线队教练和青训教练培养之艰难吗?

  在吐槽大会上,范志毅遭怼,“中国足球时间不多了,你怎么还跑综艺来了?”范大将军回怼,“中国篮球的时间太多了,从主帅到球员,都跑综艺来了。”是很机智,也的确如主持人张绍刚调侃的那样——“菜鸡互啄”。在综艺节目上可以自然可以转移话题,到赛场上,我们又该如何转移话题?